第3555章 百鬼夜哭

    最让异灵修者羡慕的,就是人类那可以传承的祖脉之力。

    那能让人类成为炼脉师,炼器师,阵法师,甚至可以在某些时候,催发祖脉之力,提升自己的战斗力。

    只是祖脉这种东西,就算是对一些人类修者来说,都算是一种奢侈,更不要说这些异灵修者了,因此他们只能是心生羡慕忌妒,却没有丝毫的办法。

    “祖脉之力?”

    远处已经回忆满心的墨脱,骤然听到这个说法,脑海之中忽然灵光一闪,那些模糊的记忆碎片,终于是被他强行拼凑在了一起,形成了一个完整的记忆链。

    “云笑!你竟然是云笑!”

    十方城之中,陡然响起一道极为刺耳的尖利之声,就仿佛被一只踩了尾巴的野猫,听起来竟然有些惨厉。

    “墨脱大人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当众人将目光转到尖利声音传来的方向之时,却是看到那里的某个黑衣身影,身形不断颤抖,盯着某处的眼眸,如欲喷出火来。

    “云笑?那是谁?”

    这些十方城的异灵,最多也就是对人类三大顶尖宗门的超级天才们了解一些,对于一个只是最近在南域闹出大风波的人类修者,却是毫不知情。

    因此诸多异灵在听到墨脱口中厉呼而出的那个名字之时,尽都是一头雾水,全然不知道云笑是何许人也,为何会让这位大人如此失态?

    甚至先前被那黑衣青年逼入必死之境,墨脱都没有如此失去理智。

    此刻听得他那尖利到刺耳的声音,所有十方城异灵,都知道他和那叫做云笑的人类,渊源绝对不浅。

    事实上墨脱和云笑的渊源确实不浅,一年多以前,在下位面的九重龙霄苍龙帝宫,两者就有一次非同一般的交集。

    那一次原本墨脱是下界接突破到一品仙尊的异灵皇地灵,没想到后头发生的一些事,让得他终生难忘。

    原本墨脱并没有在意一个下位面的蝼蚁,哪怕那个时候的云笑,已经带领盟军覆灭的苍龙帝宫,却终究只是一个至圣境巅峰的蝼蚁。

    可让墨脱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这个下位面的蝼蚁云笑,竟然和那离渊界人类摘星楼的沈星眸有关系,还设下计策,让得他自投罗网。

    墨脱更没有想到,摘星楼圣女沈星眸,手中居然有离渊界十大神器之一的窥心镜,正是这个没有想到,让得他差点殒落在下位面的九重龙霄。

    这一件事,一直都被墨脱视为奇耻大辱,可是后来听说沈星眸已经突破到了一品神皇,让得他不得不铤而走险,前来这战灵原历练,以期能再进一步。

    说实话,墨脱原本是没有在意那个下位面蝼蚁云笑的,他唯一的印象,就是那个人类青年,用一记特殊的脉记小刀,将地灵斩落境界的一幕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云笑的那一记九龙血灵斩,让得墨脱生出杀心,也是后头和沈星眸起冲突的导火索。

    可无论云笑那一刀如何惊艳,看在当时就已经是九品仙尊的墨脱眼中,依旧是极不够看,他心中最大的敌人,就只有一个摘星楼圣女。

    然而墨脱从来没有想过,仅仅是一年多两年不到的时间,自己竟然再一次和那个叫云笑的人类年轻人有了交集,而且还是在离渊界的战灵原中。

    如果云笑依旧是那个下位面的蝼蚁也就罢了,偏偏这个当初只有半仙之阶的人类蝼蚁,竟然在短短两年不到的时间内,成长到了这般的地步。

    若说之前墨脱败在黑衣青年手中,他只是以为自己运气不济,遇到了人类一方惊才绝艳的妖孽的话,那现在的他,心情和刚才就大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当他发现一个原本自己可以轻松一脚踩死的小蚂蚁,突然之间成长为自己都无可匹敌的巨象之时,那种心情的落差,又岂是旁人能够想像得到的?

    这一刻墨脱是真的后悔啊,若是早知道这人类小子的成长速度如此之快,当初就该拼尽全力将其斩杀,哪怕是损失一些大道根基。

    可是追溯回当初那一战,墨脱实际上是没有手下留情的,倒是沈星眸为了保云笑的性命,强行两次施展窥心镜,让得自己大道受损。

    看着那个一朝突破到半神之境的黑衣人类青年,墨脱心情极度复杂烦闷,又有着极度的不甘,因为他知道,自己很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是那家伙的对手了。

    “墨疆,杀了他!一定要杀了他!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将心中这些念头强压下去之后,墨脱深吸了口气,此言一出,让得那边同样有些发愣的墨疆终于回过神来,神色却是有些不悦。

    事实上墨疆也并不知道墨脱和云笑之间的渊源,但他从墨脱的表现之中,发现其中肯定还有自己并不知道的猫腻,他只是单纯不喜墨脱这样命令自己罢了。

    哪怕墨疆在万魔林之中的地位,远远不能和潜力无限的墨脱相比,可是今日在这十方城,就是他墨疆一家独大。

    而那个墨脱呢,却是被人逼入绝境,差一点就要自爆而死,严格说起来,他墨疆还是墨脱的救命恩人呢,你就不能客气一点吗?

    而且墨脱的口气之中,还蕴含着一种浓浓的不信任,难道你真的认为一尊一品神皇的灵族强者,还收拾不了一个半仙之境的人类小子吗?

    墨疆并不知道一些更深层次的东西,可是墨脱却是记起了当初在苍龙帝宫中的那一战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的云笑,可只有半仙之品的修为,却是强势击败了一品仙尊的地灵,其实给墨脱留下了极深的印象。

    之前的墨脱是不屑,现在却不得不将这些回忆从记忆深处挖将出来,因此他才有那一丝隐隐的不安。

    这个叫云笑的人类小子,完全不能以常理来看待啊。

    虽说半神之境和一品神皇之间的差距,远远不能以半仙之品和一品仙尊来比,可墨脱就是有这样一种感觉。

    不仅是因为当年苍龙帝宫那一战云笑的表现,更有着对方今日在这十方城中的表现,毕竟之前云笑表现出来的,就是越级对战还能战而胜之的强势。

    当云笑依靠祖脉之力,将脉气修为提升到半神之境后,和一品神皇墨疆之间的差距,似乎也没有那么巨大了,这才是墨脱担心的重点。

    只是墨脱从来没有感受到过一品神皇的境界,根本不知道一品神皇到底有多强大,这也是墨疆心头不爽的原因所在。

    神皇强者在看待神皇阶别以下的修者之时,都如同看待蝼蚁一般,也只有真正突破到神皇层次,才能和他们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由于墨脱在万魔林的身份,墨疆心头固然是不爽,却也没有反唇相讥。

    当他将目光转回来的时候,一腔怒火,顿时全都转嫁到了前边那个全身包裹土黄色铠甲的人类年轻人身上。

    “呵呵,墨脱,你这记忆力有点差啊,我还以为刚才看到我的剑,你就能想起来呢!”

    云笑没有去管墨疆那愤怒的目光,反而是冲着那边脸色阴沉的墨脱轻笑一声,在这离渊界之中,他倒是不会暴露御龙剑的真正名字。

    “墨疆,你还在等什么?”

    墨脱自知比口才的话,绝对比战斗力的差距还大,因此他并不想和云笑斗口,而是再次大喝一声,让得墨疆的脸色愈发阴沉。

    “小子,受死吧!”

    墨疆果然是没有再拖泥带水,见得他心念动间,云笑的脚下,便是再次浮现出一团黑色雾气,仿佛随风而动的幽灵,看起来极为的诡异。

    “嘿嘿!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“桀桀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在那黑色雾气之中,陡然传出一道道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声,仿佛厉鬼夜哭,又仿佛夜枭鸣啼,让人耳膜发胀,一阵头昏眼花。

    哪怕是离着极其之远的那些十方城异灵,在听到这些笑声之后,一个个都是脸色大变,忍不住伸出手来捂住了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可即便是捂住了耳朵,那些声音却仿佛魔音一般,依旧在朝着他们的耳朵里钻,让得他们大惊失色,慌不迭地再次退出了数十里之地。

    连这些外围的不相干异灵,都是如此如临大敌,可想而知首当其冲的云笑,到底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境地。

    诸多围观异灵惊骇之余,又不由浮现出一抹兴奋之意,暗道在一品神皇强者认真起来之后,那个原本叫星辰,现在叫云笑的人类小子,恐怕要吃不了兜着走吧?

    “星辰,哦不,云笑,接下来,你会知道什么才叫百鬼夜哭的滋味!”

    墨疆没有去管那些退出极远的围观修者,听得他口中冷声发出,让得诸多异灵修者,都知道这一门手段的名字,是叫做百鬼夜哭。

    这可真是技如其名,那黑雾之中不断发出的声音,就仿佛在那黑色雾气之内,有着成百上千的恶鬼,下一刻就要破笼而出,将那个黑衣人类撕成碎片一般。

    黑色雾气之中光芒隐现,就连那边的墨脱也是脸现惊色,心道墨疆这个老家伙,竟然将这门手段都修炼成功了,看来天赋也不算是传闻中的那么不堪嘛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