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59章 王牌小队大杀四方

    安不浪跟明夕韵的判断不一样。

    即使明夕韵是老队友,还是渡劫期大能,千石玉依旧选择相信安不浪。

    疑人不用,用人不疑。

    在阵法方面,千石玉毫无条件地相信着安不浪。

    “需要我帮什么忙,尽管说。”千石玉黑毛熠熠,扛着陨金大刀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们什么都不用去做,停留在原地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前方的杀阵有三重状态,对道境法则以及仙灵之气反应强烈,平时一直是保持着普通的状态,在感知道境法则,会触发第二重状态,感知仙台力量之后,则会触发第三重必杀状态!”

    少年脚踏虚空,走入了前方的山川。

    杀气顿时如风暴狂涌,他屈指轻弹虚空,破开了第一重杀阵。

    安不浪继续前进,双足踏上千丈山巅的时候,死亡的气息从苍穹垂落,化作巨大无比的血色大手。

    他脸色不变,十指勾动山川地脉,以地脉之力粉碎苍穹血手。

    第二重足以秒杀一切问道境大能的杀阵被破。

    安不浪身如大雁,继续前进。

    杀阵引发连环反应,连绵的山脉,出现了一株巨大无比的血莲,重重死亡力量从大地涌出,让血莲愈发妖异可怖,似乎还有神灵的怒喝以及神兽泣血的悲恸苍凉。

    这是超凡的力量!

    乐燕,明夕韵等渡劫期大能都为之色变!

    这是一座无比可怕的惊世杀阵!!

    安不浪亦是感受到了那股大恐怖,血莲若是完全绽放,他必然形神俱灭,没有任何一丝抵抗的余地。

    破析之眼与琉璃阳瞳同时睁开。

    一道道琉璃神火如龙,焚烧虚空,击穿了各个山川节点,逆乱阴阳,力破神灵余韵,妖异无比的血莲突然间破碎了。

    轰隆隆……

    一阵地动山摇间。

    绝世杀阵突然被破。

    天地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唯有一白衣少年伫立高空,俯瞰大地苍茫,无人可以忽视。

    “桀桀桀桀……好!真不愧是世间第一阵法师,弹指间连破三重绝世杀阵,这杀阵破得是真的痛快!”千石玉大笑,对安不浪的表现极其满意。

    “我之前看到的仅是杀阵的第一重……不浪师弟不仅能够看到隐藏在更深处的绝世杀阵,还如此快速将杀阵破解……”

    明夕韵看向安不浪,清丽绝俗的容颜上有几分钦佩和欣赏:“眼见为实,甘拜下风……这下我是不得不信,师弟是真的能够在一天内破开沧海那座岛屿的十几重绝世杀阵……”

    唯有懂得阵法的人,才知道安不浪刚刚这一手的强大。

    “真多亏了不浪师弟,这下我们能进入这个区域寻宝了!”乐燕有些兴奋。

    安不浪对此仅是淡淡一笑:“各司其职罢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一手惊才绝艳的破阵手法,终于是在王牌小队中证明了自己。

    千石玉带着众人进入那个区域,在一大片山脉中,发现了一个巨大无比的手印,有恐怖的神纹威能未曾散去。

    这个手印很大,足足囊括了数十座大山的范围,掌印的中心甚至连空间都破碎了,恐怖混乱的能量肆虐着周围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这应该是某位伟大的存在,在此地镇杀了一尊妖神……”

    千石玉本就是渡劫期的道妖,对于妖族气息感知极其强烈。

    它神情凝重,以刀劈开一道道混乱能量,不停靠近。

    “那尊妖神居然被一巴掌拍得形神俱灭……”

    黑毛猴妖看着空荡荡的掌心中间,混乱与虚无同在,心头的震撼难以掩饰,死死地凝视着能量中心。

    妖神在它心目中已经是超脱与永恒的存在,唯有渡劫才能成为妖神。但没想到即使是妖神,也会陨落得如此悲惨窝囊……

    安不浪等人绕着掌印走了一圈,但是都没有发现妖神的遗产。

    被轰得连渣都没有了,想要找出什么遗产的确有些强人所难。

    然而纳兰锦璃却突然皱了皱琼鼻,指向远处的几座山,道:“那个地方我闻到了若有若无的宝物气息!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立即对那个方向展开搜寻。

    纳兰锦璃的鼻子在探寻宝物方面比狗鼻子还要灵验,居然真的在那几座山上发现了九片妖神散落的羽毛。

    安不浪总算明白当初为何那妮子能获得仙王阴境的传承了,就这莫名其妙的妖孽寻宝天赋,真的是让无数大佬望尘莫及啊!

    妖神的羽毛片片晶莹,黑白交融,交织着神纹与至高妖道的力量。

    千石玉极其激动,这妖神羽毛对它修道之路有极大的帮助,但他看向安不浪,还是决定将五片妖神羽毛分给安不浪。

    “五片羽毛,拿着!”千石玉声音嘶哑,宛如魔鬼低语,将羽毛递给安不浪,看着安不浪,狞笑道。

    这一次搜寻,安不浪出力最多,理应获得最大的奖赏。

    然而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是。

    安不浪摇了摇头,甚至有些不屑一顾:“这不是我想要找的,妖神的羽毛,还是们拿吧。”

    少年那风轻云淡的话,让众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这可是让渡劫期大能都眼馋不已的宝物啊,少年居然连看都不多看一眼面对眼前唾手可得的至宝都愿意放弃,反而去选择追逐那缥缈无踪的目标宝物……这等面对外界巨大诱惑丝毫不动摇的心性……

    明夕韵自问自己也做不到。

    她肯定会选择全都要。

    毕竟阳属神兽心脏什么的,实在太缥缈了,抓住眼前实在的好处,再去寻找最终目标,才是她的选择。

    但她却无法嘲笑安不浪的做法,这种将筹码加在极其缥缈不定的一件事上,看似很傻,却有着让她也无法企及的道心。

    看似很浪很激进的决定,背后却是对所求的坚定不移的意志。

    千石玉最先回过神,面露欣赏:“桀桀桀桀……好!那么的五枚妖神羽毛俺就先收下了,若是遇到所求的宝物,我的功劳能算在身上!”

    千石玉也是豪爽之人,当即将安不浪得到的妖神羽收下。

    它总共得到了六个妖神羽毛,纳兰锦璃得到了两个,明夕韵得到了一个,乐燕没有获得羽毛,心情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抑云道人依旧是一脸悲恸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回首看向那巨大的掌印,幽幽开口:“死去的妖神,可否也有它终其一生都无法实现的遗憾亦或者说,逝去和死亡才是它无法挽回的最大遗憾”

    说着,晶莹的泪珠又开始滴落。

    纳兰锦璃似乎也被气氛所感染,鼻子有些酸涩。

    包岩听到这话,已经坚持不住,跟着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被抑云道长渲染了那么久,包岩终于哭了。

    “抑云道长……呜……说得对……逝去和死亡才是最大遗憾,只要还没死,就有很多机会可以弥补遗憾……”包岩一边哭一边道。

    抑云道长抬头望天:“可是,没死,其他人死了,又能如何人死不能复生,时间无法倒流,斗转星必移,沧海有桑田,太渺小了,一粒微尘又如何能撼动星河”

    包岩的斗志渐渐熄灭,品味着那话语,自闭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一个温暖的手突然按在了他的肩膀上,让他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他看见了一个少年眼神清澈温润,声音清亮又笃定:“别想太多有的没的了,定个小目标,先成个仙吧!”

    安不浪的一句话惊醒了包岩。

    “是了,我要活在当下,不用想太多,先成个仙再说!”包岩被安不浪的话语拉回了现实,但随后就觉得自己的话好像更奇怪了……

    安不浪有些无语,抑云道人这丫的,就是负责搞队友心态的吗

    抑云道长浑身都能散发一种诡异的气场,能让人的情绪变得低落压抑,似乎涉及到灵魂最深处的某种力量,若不是他的浪之道心足够强大,差点也跟着被那道长搞抑郁了。

    明夕韵看见少年依旧耳目清明的模样,抿嘴一笑,道:“难得见一个不被抑云道长影响的人,想当初我没习惯的时候,也时常被他的话给弄哭呢。”

    这位天音神女,声音温婉柔和,又好似大珠小珠落玉盘,清脆明晰。

    她看着安不浪,仿佛更加喜欢与欣赏了。

    包岩十分感激地向安不浪道谢,若不是少年出手,他道心恐怕都会被抑云道人影响。安不浪笑了笑,只道那是举手之劳。

    包岩又忍不住将目光投向乐燕一眼,发现乐燕只顾着释放感知去找宝物,然后去各种捡漏,根本不理会他。

    他心中挺不是滋味的。

    本以为此行有乐燕陪同,他会更加顺利,以为自己的兄弟会罩着他。

    结果讽刺的是,他依旧把乐燕当兄弟,而乐燕却完全把他当空气,还不如一个刚刚见面的师弟热情……

    之前还不停安慰自己,乐燕冷落他,是因为乐燕实在太忙,为了修行停不下来,并不是不看重兄弟情,现在看来,这只是他一厢情愿的认为。

    包岩不再说话了,他也不想自讨没趣。

    王牌小队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千石玉开路,明夕韵感知能量流动,安不浪破各种杀阵绝境,乐燕四处游走探索,纳兰锦璃感应法宝所在,包岩想要帮忙却不知道怎么帮,抑云道人则是在搞队友心态。

    他们发挥着各自的长处。

    一路探索前进,倒也是有惊无险。

    安不浪也终于在一处战场,意外发现了阳属神兽的线索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