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六十八章

    卿卿醉光阴正文卷第五百六十八章苏尚卿的身边有一个小宫女,名叫松云,刚入宫不久,也才只有两三年而已。

    这两年宫里人事变动不大,松云一直在御花园洒扫,很多时候都要值夜,每天都累的不行,她花钱找公公给自己安排在主位娘娘身边伺候,那样不会有什么太累的活儿。

    但是这几年宫里都不会有几位主位娘娘,现在唯一的主位娘娘,就只剩下皇后娘娘了,皇后娘娘宫里用的宫人都是极为考究的,大多都是宫里的女官,像是松云这样的,也就只能是在宫里御花园打扫卫生,很多时候生活都没有保障。

    松云入宫就和别人的心思不一样,她不仅仅只是要在宫里谋生存,还想要在宫里活得像一个人样,这里是天下权力的中心,有着和别的地方不一样、也是更加大的机会,有志者事竟成,只要是自己想要做的事情,就一定是可以做到的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人事变动,终于是让松云等到了这一次的机会,只要是能够依附于一个人,就可以有一飞冲天的机会,不管是这个人是不是宠妃。

    松云只是想着能做一个女官,跟一个得宠的妃子,要是自己长得讨人喜欢,她也就便要想着自己做妃子了。

    但是皇帝守孝期三年,这三年间是不会再有选妃的,松云也是一个聪明人,她自己知道自己的长相不尽人意,要不然也不会只是在御花园洒扫,但是松云自觉得有能力能够让自己跟着的主子得宠。

    现在她跟着苏答应,前段时间也是听说了苏答应的事情,本就是一张好牌打的稀烂,现在苏答应腹中有胎儿,那么就是要比皇后娘娘多一分筹码,只要有这么一个身份,松云就有了一些歪脑筋。

    松云和另外几个宫女跪在内殿守着正在休息的苏答应,就算是一个不受宠的主子,也是需要有人在身边守着的,以免会出现什么意外,再加上她现在身上还是有身孕呢。

    皇后娘娘和皇上就算是要罚她,能狠到哪里去?

    昨天宫里发生的事情,大多都是人尽皆知的了,说是苏答应撞破了后宫太妃与前朝的臣子有奸情,但是没有证据,被皇后娘娘和皇上罚了,宫人们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,就是知道这件事能够成为他们茶余饭后的谈资,不管是不是真的,也都是说说而已。

    但是说这件事的苏答应已经是被惩罚的这么惨了,身为一个有身孕的妃子都要每日抄写五万字的经文,实在是一种折磨,于是这样一来,众人也都是不敢再说什么了,担心会引火上身,烧了自己家的院子。

    但是这件事大家都知道一些,总之也没有什么证据,大多也都知道是沈太妃娘娘,那个时候他们说这件事的时候,有许多宫人就在身边伺候着,于是就能够听见这样的传闻。

    一传十十传百,慢慢的众人也都知道这件事了,但是苏答应这件事一出来,众人都不敢说话了,已经是见识到了皇后娘娘的手段,就不敢过多的捣乱,要是被皇后娘娘抓到了,那就是吃不了兜着走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梁焕卿拿苏尚卿杀鸡儆猴的这个效果确实很不错,苏尚卿原本是及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淑妃娘娘,霎时间就得罪了皇后娘娘,最后变成了苏答应,这种事情在以前可不是常见的。

    一个有身孕的妃子尚且是如此,对于皇后娘娘的惩罚尚且没有什么可辩解的地方,在加上皇上也什么话都没有说,想来就是因为这件事皇上也是默许的,要是在宫里再说这种事,他们可没有苏尚卿那样身份可以接受降位份的惩罚,也没有腹中的孩子做免死金牌,也就无从说起。

    要是宫里再敢有人说这件事,一定是会受到很严重的惩罚。

    于漳是一个人精,他知道皇后娘娘惩罚苏尚卿是因为她口出狂言,也是因为她知道了一些不得了的事情,传闻中是沈太妃娘娘和前朝的一个臣子有什么交集,具体是怎么样谁也不会知道。

    这件事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,众人不得而知,但是却也是知道,皇后娘娘对于这件事惩戒很大,于漳也是了然,手上有皇后娘娘的懿旨在这里,皇上也没有再叮嘱一些什么事情,只要是自己按规矩办事,就不会有什么麻烦。

    于是于漳也就帮着皇后娘娘惩戒后宫,只要是后宫在有谁说起这件事情,就把他送到慎刑司去,乱棍打死。

    这样的惩罚作用很大,众人很快就臣服了,不敢再多加妄言。

    但是松云现在跪在苏答应的床榻之前,看着自己的第一个主子,也是唯一的主子,她不免的有一些心疼,为什么都是做主子的人了,皇后娘娘能高高在上,但是自己的主子就是为皇上孕育的了一个孩子,都要这般任人欺凌呢?

    松云忠诚又聪明,她知道苏答应也是恨皇后娘娘入骨,现在也只要是扳倒了皇后娘娘,就可以享受皇上的专房之宠,还有什么是比这个更加荣耀的事情吗?

    松云之所以有把握,只因为她手上有皇后娘娘的一个把柄,只要是苏答应愿意,她就可以帮着苏答应弄垮皇后娘娘,成为这后宫唯一的主人。

    想来苏答应也是想要这样的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一想到这个,松云就有一些兴奋。

    有无数人在这权力的中心,误以为自己只要接触了手中掌握大权的人,就能成为一个人生人,松云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她之前在宫外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,如今得以入宫,这是她唯一的机会了,要是等到出宫的年纪自己还是没有一个可以傍身的主子,那么,自己的一生也就完了。

    都说妃子的最美好的时光都是十几岁到二十几岁之间,只要过了那段时间,再想要复宠也就晚了,作为宫女何尝不是也将最美好的时光留在了宫里,等到出宫的时间一到,她们也就是带着几两银子出宫,和偌大的皇宫再也没有身关系了。

    都说皇宫是一个可怕的地方,在里面能够最先接触到权贵,能够接触到这世间最顶级的权利,也能够知道一些所有人都不知道,但是都很好奇的生活,能够知道一些奇闻异事,能够见过一些在宫外怎么也就见不到的珍宝。

    有人能在宫里短短几年青云直上,改变家族的命运,也能够一下子从云端跌入到泥土里,一辈子都难以翻身。

    但是就算是这样,有着巨大的风险,也是有人甘愿为此付出,这个世道太过于残忍,要是没有愿意为此付出代价的人,那么就不配拥有这么多的机遇。

    松云想要改变自己的人生,也就只能利用自己的聪明,只要是击垮了皇后娘娘,那么苏答应就可以翻身了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不可以,这会儿皇上还在关注丹啻的事情,朝政太过于繁琐,要是这会儿说出那件事来,一定是不会受到关注的,说不定自己被抓到了还要受罚,那样得不偿失的事情,松云可不会干。

    别的宫女都老老实实的在主子面前守着,但是松云的脑子却是一刻都不敢停下,在想着一个周密的办法。

    她要用蚍蜉撼大树。

    此时在尚书府,简禾凝一身轻粉华衣淡裹柔软腰肢,素白纱衣轻披在外,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隐约现出,更显娇俏可人。裙幅褶褶如雪月光华流动轻泻于地,挽迤三尺有余,使得步态愈加雍容柔美,三千青丝被浅银发带束起,斜插银亮的蝴蝶钗,两缕青丝看似随意地垂在胸前,薄施粉黛,双颊边若隐若现的红营造出娇嫩的可爱,明眸属于苍蓝色,浅浅一笑能吸引住千万人,身后总散发着淡淡悠悠、清新自然的薄荷香。整个人好似随风纷飞的蝴蝶,又似清灵透彻的冰雪。

    一袭月白宫装,淡雅却多了几分出尘的气质。宽大的素色裙幅逶迤身后,简约雅致。墨玉般的青丝,简单地绾个飞仙髻,几枚圆润的珍珠随意点缀发间,使乌发更显柔亮润泽。美眸顾盼间华彩流溢,唇边漾着淡淡的浅笑。烟绿宫装,外披一层薄透的银纱,宽大衣摆上紫薇开得正盛,三千青丝撩了些许简单的挽了一下,其余垂在颈边,额前垂着一枚小小的水滴形紫宝石,点缀的恰到好处。头上镂空飞凤金步摇随莲步轻移发出一阵叮叮咚咚的响声,衬得别有一番可人之姿。肩若削成,腰如约素,眉如翠羽,肌如白雪。乌发用一根浅蓝丝带笼在腰间,行走间随摇步微晃,纤弱之感尽显。一袭素锦宫衣外披水蓝轻纱,微风吹过,轻纱飞舞,整个人散发出淡淡灵气。

    肤若凝脂,吹弹可破,朱唇樱红,无需点绛,细长柳眉轻挑,不扫自黛,樱唇勾勒出一抹笑意,却生出隐隐寒意。一袭素衫,天蓝色的彼岸花暗纹在行走间忽隐忽现。用湖蓝织锦的绸带轻轻束腰,简单的高发髻和额前迎着微风摆动的凌乱刘海显出一种随意,一支纯净的白宝石钗,散出灿烂的光斑。嘴角暗暗一勾,犹如结冰湖水般冷冽的眸子显得格外清明。寐含春水脸如凝脂,白色牡丹烟罗软纱,逶迤白色拖地烟笼梅花百水裙,身系软烟罗,还真有点粉腻酥融娇欲滴的味道。

    巴掌大的娇小脸蛋,吹弹可破的肌肤,精致的五官,有着最澄净的深蓝双眸,拥有让人嫉妒的最美丽的蔷薇色飘逸长发。因自小服食过其母调制的凝心丸,以至于身上散发浅淡的花香。一袭象牙白曳地长裙,外罩镶银丝绣五彩樱花的席地宫纱,秀发挽如半朵菊花,额间仔细贴了桃花花钿,更显得面色如春,樱唇大眼,鬓发如云。两边各簪了两支掐金丝镂空孔雀簪,每只孔雀嘴下又衔了一串黑珍珠,既贵气又不张扬。

    一袭淡紫色长裙及地,群脚上一只蝴蝶在一片花丛中翩翩起舞。身披蓝色薄纱,显得清澈透明,亦真亦幻。腰间一条素色织锦腰带,显得清新素雅。秀眉如柳弯,眼眸如湖水,鼻子小巧,高高的挺着,樱唇不点即红。肌肤似雪般白嫩,举手投足间散发着一种高雅的气势。头上三尺青丝黑得发亮,斜暂一支木钗,木钗精致而不华贵,与这身素装显得相得益彰。

    她看着自己眼前的汤药,咽了咽口水,这个汤药是简禾凝自己亲手调制的,目的就是为了能让自己身体发热,身上红肿,难受不已,但是不会危及自己的生命。

    目的就是为了能让姬子启去请来宫里的太医给自己医治,她没有假借于他人之手熬制这个汤药,她一个人都不信,在生病的时候是自己最微弱的时候,要是在这个时候阿秀把毒药话给自己吃了,自己可就真的死了。

    简禾凝会一些雄黄之术,但是也都是为了能够制药害人,达到自己想要达到的目的,阿秀身上所中的毒药也是她亲手做的,从不相信任何人的她,被迫的学会了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屋子里没有别人,阿秀和几个丫鬟们也都在门外候着,她们谁都不知道小姐究竟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身边有一个丫鬟阿珠看着阿秀,问道:“小姐对你很好吧?听她都叫你做阿秀姐姐。”

    简禾凝身边的丫鬟,每过一段时间都会更换一次,简禾凝不喜欢有人一直了解自己太多,但是阿秀除外。

    阿珠也是新来的一批丫鬟,她觉得简小姐好温柔,一直都是柔柔软软的,好像都不会发脾气一样,让人看着就很喜欢。

    本就是一句无意的闲聊,阿秀却是瞥了她一眼,随后说道:“你也想她叫你做姐姐吗?”

    阿珠连忙摇摇头,说道:“我哪里是这个意思了?只是觉得,小姐这么好的一个人,若是和她关系好一些,便是一件多好的事情啊,好多时候我们都只能在屋外伺候着,你不在了,我们才能进去伺候小姐。”

    到了这儿,阿秀无话可说,她多希望自己也是和阿珠一样单纯啊。

    原来刚进简家的时候,也是一位那个一直以来都是笑嘻嘻的小姐是很温柔的,但是怎么也想不到,那会是一个多么可怕的恶魔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