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四百六十一章 全面接管

    随着叶凡的指令发出,苗封狼顿时忙碌开来。

    他把随身携带的各种价值不菲蛊虫,一一种入黑头陀等百名核心人物身上。

    培养这些玩意很不容易,每一只蛊虫都是苗封狼的心血,也就叶凡指令能让他掏出家底。

    换成其他人,苗封狼是舍不得植入这些蛊虫。

    黑头陀他们的愤怒和不甘,以及调集重兵杀个回马枪的念头,随着蛊虫的植入很快分崩离析。

    苗封狼随手一摇铃铛,黑头陀他们就痛的死去活来。

    什么意志,什么杀意,什么骨气,统统在剧痛中消散。

    只是三分钟,黑头陀就彻底放弃报复念头。

    扛不住,真的扛不住,万蚁钻心不外如此。

    当他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,眸中已经没有桀骜不驯,也没有老谋深算,只有诚惶诚恐。

    两个小时后,黑头陀等百名核心人员向叶凡臣服。

    叶凡没有太多的高兴,只是坐在第七层的院子石桌前面,风轻云淡的喝着茶水。

    黑头陀珍藏多年的普洱,白如歌纯熟的茶艺,还有美人在旁的香风,让叶凡很是享受。

    “叶少就是叶少,也就半个下午,不仅化解了我的危机,还拿下了黑象盟。”

    在黑头陀带人去收拾现场和应付警方时,白如歌又给叶凡倒了一杯茶,笑容甜美。

    比起宋红颜的杀伐果断,苏惜儿的细水长流,霍紫烟的高瞻远瞩,韩子柒的敢爱敢恨,汪清舞的知性文青……

    白如歌更多是一份润物无声,让人说不出的舒服。

    “在龙都、在中海、在港城,终究是神州的地方,做事肯定要有点顾忌和底线。”

    叶凡很是坦诚:“而阳国和象国这种地方,打烂了打砸了,我也不会半点心疼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了,沈半城这样欺负我们,不给他一点厉害颜色瞧瞧,只会更加得寸进尺。”

    “沈半城为了第一庄和王室的声誉,没有直接跟黑象盟往来,但他却通过侄子阮富城来左右黑象盟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把黑象盟拿下,也算是我们第一个反击。”

    他望向清洗过的院子:“我想要跟沈半城体面过招,他却不要这种体面,那就大家丛林法则吧。”

    “叶少深思熟虑,看来这一仗,我们有胜利的希望了。”

    白如歌目光炽热看着叶凡:

    “不过千影公司怕是撑不了多久了,没有拿到千影核心算法,阮富城就开始转移资产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仅把千影公司很多产品免费授权给沈氏集团,还贱卖千影旗下一些地皮和店铺等固定资产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就是要把千影曾经拍卖回来的八号地皮,以三十万价格转让到沈氏集团名下。”

    “那块位于西郊的地皮,千影是用十亿拍卖下来的,原本要用来做自己的海外总部大厦。”

    她补充一句:“这半年,象国准备西部经济大开发,那块地皮也从十亿涨成三十亿。”

    “三十万套三十亿的地皮,我当场就撕破脸皮,还把戚总留下来的印章拿走。”

    “阮富城怒了,喊着要收拾我,结果就搞了今天一出。”

    “幸亏你出手,不然我现在估计要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是天真了,低估了这些人的人性。”

    她感慨一声中,微微一倾身子,给叶凡又倒上一杯茶。

    女人身上的淡淡芳香,似雪白洁的肌肤,幽深的眸子,淡红的薄唇,无一不散发着无限动人的诱惑。

    换成其余男人,或者早已心神荡漾,叶凡却只欣赏一瞥,随后就收回了目光。

    除了他对白如歌没有男女想法之外,还有就是不想辜负宋红颜的生死情意。

    随后,叶凡端着茶杯靠回椅子上:

    “明天,带上印章和文件,跟我去接管公司!”

    “而且我还要让阮富城把吃进去全部给我吐出来。”

    他目光带着一抹寒意:“我不想给的东西,没有人可以抢走。”

    接管公司?

    白如歌微微一愣,随即笑着点头:“好!”

    尽管前去公司觉得凶险,但她还是义无反顾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千影海外总部。

    它位于孟州寸土寸金的商务区,所在大厦叫金象大厦。

    现代气息浓郁的建筑群中,金象大厦如鹤立鸡群,直插天空,气势恢宏。

    来来回回的行人经常从大象的肚子下面穿过。

    千影公司占据金象大厦的十八楼和十九楼两层,在这儿工作总能给人居高临下俯瞰众生的优越感。

    上午九点半,千影公司举行高管会议。

    多功能会议室,三十六名衣着华丽的高管陆续落座,脸上都带着得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半年前,他们还只是低层主管和骨干,是千影公司出于政策不得不招收的当地人员。

    如今,却成为公司最核心的一批人,可以蔑视昔日招收他们进来的神州员工。

    为此,他们无比的畅快。

    众人到齐后,一个身穿西武服饰戴着阿玛尼的中年男子,才带着几个保镖和秘书晃悠悠走入进来。

    看到中年男子出现,三十六名高管齐齐站起高呼:“阮总!”

    来者正是阮富城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阮富城向众人微微颔首,随后接过助理泡的咖啡,慢条斯理喝入一口。

    接着,他对一个漂亮秘书淡淡开口:“柳秘书,你有没有通知白主管来开会?”

    漂亮秘书忙惶恐回应:“阮总,我通知了,打了四五个电话,没人接听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还发了十条短信和三封邮件,”

    “她肯定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秘书补充一句:“发出的邮件和短信我都留档了。”

    “通知了怎么没过来?”

    阮富城声音一沉:“今天可是高管会议,她这样三天打鱼两天晒网,还想不想干?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几十名高管全都变得义愤填膺,纷纷声讨着白如歌:

    “阮总,白如歌这种人,无组织无纪律,直接开除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她虽然是总部派来的人,但这里是象国分部,赶走她理所当然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她这种不知尊卑的女人,昨天还顶撞你,严重损害阮总声誉和公司利益,不能留。”

    众人对白如歌喊打喊杀,清除着阮富城执掌公司的障碍物。

    “年轻人,我总得给她几次改过自新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再给她打个电话,打不通,就让她永远不要来了。”

    阮富城喝入一口咖啡,他比谁都想赶走白如歌,只是大权在握却不代表轻易改名换姓。

    千影这块肥肉牵扯很多方势力,甚至大王子和九王子也有一点股份,微不足道,却也能牵动神经。

    他必须一步一步蚕食,至少法理上不留太多把柄,不然很容易生出变故。

    他心里断定白如歌今天不会出现,毕竟他昨天就让豺狼去对付她。

    此刻的白如歌即使不是被卖去地下酒吧,也估计躺在豺狼他们的床上,哪可能参加今天会议?

    阮富城寻思,开完会后联系豺狼,要几张照片欣赏白如歌的凄惨,唯有这样才能发泄他昨日怒气。

    “啧啧,阮总这份宽宏胸襟,前无古人后无来者,白如歌身在福中不知福啊。”

    “阮总不愧是十大杰出青年,心服口服啊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得向阮总学习。”

    几十名高管出言,拍阮富城马屁。

    秘书也拿出手机装模作样拨打,随后站起来恭敬汇报:“阮总,白主管电话打不通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她了,开会,今天会议只有两个议题!”

    看到火候差不多,阮富城大手一挥:

    “第一,就是经过各大股东和董事批准,废除白如歌在千影公司的一切权力。”

    他落地有声:“第二,八号地皮的转让协议进行最后决议……”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大门被人一脚踹开,叶凡带着白如歌她们走入进来。

    “从现在开始,我,叶凡,全面接管千影公司!”

    “你们所有人,被我开除了……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